第285章 绝境(3/6)(1 / 2)

剑歌情侠 命流沙 6511 字 14天前

眼看着玲珑骑着快马扬长而去,萧随风半响方才是从玲珑的那突如其来的拥抱之中回过神来,看着玲珑逐渐远去的背影,心中在隐约感觉缺失了什么的时候,缺失也有些心安。

萧随风此行,身上不论是危险,还是麻烦,都是不可避免。

麻烦,自然是萧随风以宇文风这个化名所做的事情,不论是萧随风如何看待自己的立场,如何看待冷月教,但是在江湖人的眼中,萧随风就是正道之人,而冷月教则是和正道诸派势不两立的魔教魔头。

所以,萧随风帮助了冷月教,落在江湖正道之人的眼中,便是成了一种离经叛道,而即便是出资按立场中立的人看来,萧随风的行为,也是一种对于正道的背叛。

这自然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其余的门派不说,萧随风出身的穿云剑宗,领袖正道的阳虚宫,以及那和在姑媱城是,被化名为宇文风的萧随风所阻击过了的双剑门甚至是其余几个门派,显然都是不可能对这件事情毫不理会。

而这件事情给萧随风带来的威胁,也就是显而易见的了。

穿云剑宗、阳虚宫等门派,若是确认了萧随风和冷月教有关系,自然是会有所处置,只是在确认之前,怕是不会有什么太过激的动作。但是双剑门的人,一位长老被萧随风斩去手臂,几乎就是被萧随风给废去了大半武功,这等仇恨可是不轻,哪怕只是怀疑萧随风,还不能确认,怕也不会就这么不予理会,说不定就会有什么报复。

而在萧随风本人而言,不论是穿云剑宗、阳虚宫甚至是那双剑门,所给萧随风的威胁,都不算是什么,对于萧随风自己而言,真正的威胁,还是来自那自从他离开宁旭峰后,一直就在暗中算计和伏击他的那背后势力。

而先前从望山原中出来的这段经历,也是说明了萧随风的想法并没有错。

相较于双剑门或者其他门派的处置,那神秘势力派出来的力量,可谓是惊人,即便是穿云剑宗在和号称正道第二的大派,也不可能为了某一个人一次性的派出如此强大的力量。

所以,萧随风身边最大的威胁,无疑是那神秘的势力。

而萧随风处在这种严重的威胁之中,玲珑因为先前和自己一起,已经几乎是被卷入了其中,只是从之前那苍峰上、连地云等人的伏击来看,玲珑应当还是没有被那神秘势力一起列入目标之中,否则当日萧随风和玲珑遭到伏击是,玲珑一开始离去,那些杀手也不可能对玲珑毫不理会。

也是因为如此,萧随风这才是让玲珑一个人离开。

和萧随风在一起,玲珑只能是陷入更大的危机之中去,而离开了萧随风,孤身一人的玲珑或许也有威胁,但是离开了萧随风,即便是那隐秘的势力突然又将玲珑列为目标了,但是和萧随风的分开,让玲珑也是失去了用以牵制萧随风的价值。

而且,玲珑自己所处的门派百花谷也是一个一流的大门派,实力不俗,玲珑只要是接洽到了百花谷的人,安全还是能够得到保障,至少是比在萧随风的身边要安全的多。

相较而言,萧随风就没有这般的事情了。

虽然论起来,穿云剑宗的实力要比百花谷强大很多,但是萧随风即便是返回了穿云剑宗,安全也未必能够得到保证,说不定那穿云剑宗因为萧随风的所为,可能自己就会处置萧随风起来。

萧随风一直有着这个怀疑,毕竟萧随风和如今执掌穿云剑宗的宁旭峰一脉虽然都是属于穿云剑宗,但实际上却并不是一路。甚至,还有这对立的一面。

所以,若是穿云剑宗将如今深陷漩涡风暴之中的萧随风拿出去抵罪,萧随风也是丝毫不会又任何的怀疑。

心中如此想着,萧随风不由是微微叹息了一声,翻身便是也跨上了自己的马匹,马鞭一挥,也是再次上路。

过了走马关,两边的景色便是要丰富了许多。

在望山原中的时候,其实景色也是丰富,毕竟望山原本身所包含的地理就是并不一样。

或许是浓密险峻的深山,或许是一望无边的草原,或许是荒凉苍茫的戈壁。而走出望山原,眼前的景色不再是如此的壮观,但却是更贴近与尘世。

萧随风骑在马上,官道宽阔,望山原中那狭窄的官道自然是远远不能够比较。而道路连边,也是有起伏的山峦或者重叠的森林,比起那望山原中,显得渺小了许多,但是却更让人心安。

而最为显著的变化,就是眼下,走不过多少路程,便是会有人眼,不像在那望山原中,往往走上数十里甚至是上百里的路程,都看不到人烟存在,而一旦看到,要么是马贼,就是军队。

眼下,因为毕竟还不是中原腹地,所以人烟虽然是仍旧没有那么茂盛,不过基本上走上个十几里,便是会看到人烟的存在,城池与城池之间或许是仍旧还有这好大一段距离,但是各种小的村庄、镇子,却是常见,而看到的那人,也大多是普通的百姓,而不是那马贼或者军卒。

这一切让连着这么多日子一直都是处于紧绷状态的萧随风,不由的心中微微放松,觉得自己仿佛是又再度回到了人世。

只是,人一旦放松,所带来的不仅仅是精神上的松懈,往往还有危险的突入起来,特别是对于江湖人而言,更是如此,萧随风心中也是清楚这点,所以也是仍旧时刻保持了一份警惕。

萧随风骑着马,一路向东,在半晚时分来到了一个小镇。

这个小镇是真正的那种镇子,而不是望山原中的那种军镇,镇子里也都是百姓,而不是军队。

小镇子不大,也不是特别的繁华热闹,但是因为紧挨着官道,镇子里倒是也有那么一两间客栈。

不过,萧随风并没有选择住进客栈里,牵着马走进镇子之中,只是找了一个小小的饭馆坐了下来。

萧随风虽然是从这些日子的紧绷之中暂时的放松,不过却也没有完全的松下自己的戒备。眼下在萧随风看来,自己远远还没与摆脱那神秘势力对自己的威胁,在这种情况下,留宿于这种小镇之中,非但不会给萧随风带来安全,反倒是让萧随风更容易被敌人发现或者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