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疚生执(1 / 1)

远岫麂 上官玛丽 1378 字 3个月前

又向她道:“小麂儿,我之所以懒怠成家,除了看多了耶孃辈的情魔情障,也因为清楚一个事实:夫妇是半路结缘的旅伴,亲疏聚散,随心意而变,不像兄妹,天然血脉相连,友悌天荒地老。我即使结了婚,一样会感到孤独,一样需要妹妹在身旁。”

恰在此时,阿勊以为与大阿舅的礼仪接触可以结束了,朝丽麂张臂,“嬢嬢。”

丽麂接过他,垂首:“阿兄,我如今有了阿勊,凡事须以他为先。他毕竟是齐朝皇子,留在本朝才有前途。”

“未必。”文鹿道:“阿勊是齐太宗唯一遗胤,今天子不可能不忌惮他。暂时,他为讨好你,选择姑息。但设或有一日,他不再迷恋你,你母子可就危矣。我是如孃的亲母舅,彼是与他有法统争议的堂兄,哪个更靠得住,汝其思之。”

丽麂有瞬间的动摇。

在母国发展的客卿王子,历史上最着名的当属秦昭襄王之外孙昌平君,任秦相多年,最终还是反秦归楚。阿勊有那样英雄的父亲,想来也不会忘记自己的血统,选择默默而生。

当然,默默而生也绝非易事。天家子从降世起,就面临着生存危机。奴颜婢膝早就是一门精微的艺术。

她只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女嬢嬢,还是为齐人所注目、警惕的外国妖精,在雒宫与齐朝均无根基与奥援,却一心想将爱子送上帝位,弥补自己导致祖茂一系满盘皆输的愧疚。若有人看穿她的心思,一定会笑她痴狂,但其它的路,就平坦无荆楱吗?

“阿兄,”她忽然对文鹿道:“若不介意,齐天子跟前,你倒是多疼爱阿勊一些,做出有意收养的姿态。我不是要你立他为嗣,只是给齐天子一种感觉:阿勊将来无心帝位,只要能得江南一个封国便足矣。如此,可以叫齐天子少忌惮他一些。”

文鹿颔首,“我懂得。当然,我本来也真心疼爱阿勊。”

丽麂又道:“楚与南越之叛臣,成不了气候,你切不可与之联络。即便你们真搅乱了南方,天下已动荡百年,人心思定厌战,会把你们视作为保自家富贵,不惜肇始兵祸、荼毒生灵的独夫。一旦失去人心,终久会是桀、纣的下场。”

文鹿听到“桀、纣”二字,失笑:“哎,也只有你肯如此直言。”

丽麂见他并未明确应承,再劝道:“为今之计,不如减赋爱民,搏一个贤君的名号。有民心拥戴,即便将来失国,也可以保住身家。若那时齐朝仍是今天子,看在我面上,也不至于过于为难你。”

文鹿只得答应考虑,又半是顽笑、半是感佩道:“有你这样精明强干的小妹、阿孃遮护,我与阿勊往后都风雨无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