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翼 roushu wu 2 .c om(1 / 2)

坠落(猎人1V2) 4130 字 9天前

冰凉,甜丝丝的糖诱惑着你,你伸出舌头渴求着那一丝甜美。

常常充满阴冷的金眸也变了,闪烁着璀璨的光,像日光一般金灿灿暖融融。

两轮灿阳凝视着你。

你睁大眼睛呆呆盯着面前的人。

“看来她很喜欢你的小把戏。”侠客观察着你的样子,暂时停止动作,他从蠕动的肠肉里取出银勾,艳红的嫩肉被勾出来了一些,又努力缩回去。

侠客稍微摸了下被拽在外面的肉,又滑又黏,很嫩,是和前面不同的触感。

绿眸紧盯着这块地方,旋转着探进两根手指。

真奇怪,食欲和性欲竟然奇妙的有点联通,不然怎么解释他口腔里分泌的唾液。

他想把里面的肉全部翻出来,细细咬一遍,在这身体各处留下痕迹。

他的动作打破了飞坦和你的气氛,肠肉本来只是排泄的地方,却违背常理被反过来入侵。

和飞坦纤细的手指不同,侠客手指虽然没有太多茧,却很粗长,即使两根手指也撑得你十分难受。

你不懂为什么,明明那里不是交配的地方,明明嘴巴和前穴都给他们使用了,为什么还要侵占你,为什么

你张口不适地喘气,却还是因为饱胀陌生的刺激而流泪。

“很简单,因为你只是个母狗而已,忘了吗?”

飞坦阴郁残忍的声音响起,你惊慌地抬头看他。

他竟然知道你的想法。

“没错,说起来这里也不是用来玩弄的地方,但是”

侠客并起两指,和肉刃隔着脆弱的薄薄肉壁一起深深插入,“你只需要用身体满足男人就好了。”

飞坦盘腿而坐,中间的阳具大刺刺竖起,他上半身后仰,一手撑住身后的地板,一手抓住你的头发往下按去。

“好好舔,否则我拔了你的舌头。”

眼前的东西没有什么气味,看起来颜色浅淡,顶端饱满,周围环绕着狰狞青筋,覆盖一层淋淋水液,那是你的分泌物。

你试探着伸出艳红舌尖舔上去,咸湿的味道有点让你不适,飞坦不耐烦你的动作,放在头顶的手施力下压,那一点不适的味道被更难受的侵占压过。

舌头被压到最底,晶莹口水无法吞咽顺着下巴流出,滴落到他的小腹。想看小说就到:yuzhaiwuvip.com

敏感的喉口被划过,你反射性收紧牙齿。

飞坦抽出肉棒,干脆利落给了你一个巴掌。

诶?

你愣愣的看着他,脸颊火辣辣疼痛。

你被打了?

“我说过让你认真一点吧,侠客没有调教好你吗?”飞坦唇角残忍牵起,伸手捏住你的两腮,“舌头伸出来。”

这是你在这个世界第一次被打,即使小时候在孤儿院环境不怎么样好,都没有人打过你。然而被打的愤怒和震惊转瞬被更深的恐惧掩盖。

他要割掉你的舌头吗?不行,不行,你脑子闪过前男友的尸体,他脸上怨恨的表情,那表情下面原来是深深地恐惧。

被虐待的恐惧。

即将死亡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