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宫里,景王求救命(1 / 2)

嫡女贵嫁 帘霜 5875 字 7天前

何家的老三?”裴元浚狭长的睡凤眼挑了起来,看着放在桌上的一小缸睡莲。

缸不大,就如同一盆花似的,但很精致,里面的睡莲也不大,但却显得亭亭玉立,莲色浅蓝渐变到一层淡粉,极是美艳。

只不过份美艳,在这位美艳的郧郡王面前,失了几分颜色。

既便摇曳着的莲花映着几片大大的莲叶,极尽华美。

“是的,说是何家的这位三公子还去了曲府,亲自去相看的意思,回来的时候很满意,并且同意这门亲事,何家已经在准备聘礼了。”

吉海陪着笑脸道。

“聘礼准备了什么?”裴元浚修长的手指在睡莲缸上轻轻的弹了弹,懒洋洋的道。

“这个奴才还真不清楚,听说好象并不多,似乎何府其他人并不满意曲四小姐。”吉海回答的越发的小心起来。

裴元浚站了起来,负手而立,站在假山上面,高高的俯视着自家王府的景致,忽然“嗤嗤”的笑了。

吉海偷眼看了一眼自家主子爷的潋滟生辉的俊脸,尽量把自己藏起来,王爷笑的越是如此,看着越象不在意的样子,恐怕就越是愤怒的时候,这个时候谁惹谁倒霉,马上把方才未完的话,一起说完了了事。

“奴才还听说今天又起了争执,说是景王府的意思,有意让何三公子娶曲大小姐,可是何三公子不允。”

“还想挑挑捡捡?”裴元浚削薄的唇角勾了起来。

吉海觉得自己还可以再往后退退,既便已经到了亭子的最边角了,但其实如果小心一点,他可以紧靠到后面的那个柱子上的,那里离自家爷最远一些。

“裴玉晟也插了手了,既如此也帮帮裴玉晟吧!”裴元浚又道,背负着手往假山的阶梯下走去。

“何三公子的事情?”吉海早有准备,可以说在听说何府要跟曲府定亲的时候,他早就准备下来了。

别人不知道这件事情,吉海又岂会不清楚,只不过这种事情对王爷来说都是小事。

“替本王备马车,进宫。”裴元浚没回答吉海的话,慵懒的道。

“爷,奴才马上去准备。”吉海急忙道,虽然低着头,眼底一片笑意,他就知道会这个样子,王爷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其实都是表相,吉海觉得他是知道真相的一个,可惜这个真相没人跟他分享,真是难受啊!

何三公子?那是什么东西,也配跟自家主子相提并论吗?

何三公子的事情被翻出来的时候,震惊了京中的百姓。

先是有一家上门去何府闹事,说他们的女儿去何府帮佣,后来就一直没有回来,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接着又有人跑京兆尹府去闹,说自家女儿是何府的丫环,之前还会回府,后来一直没有回来,上门去问的时候,说跟人跑了。

但问具体是谁的时候,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说跟府里的一个下人跑了,到现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流言不知道怎么就传了出来,说何府的三公子玩弄美

貌的少女,每一次都会死,死了之后就随意的扔到了乱葬岗,甚至于他那位正室夫人,也是因为他的原因而死的,否则好好的嫁过来才这么点时间怎么就没了性命。

听闻这位夫人嫁进门之前身体一直很好,嫁过来之后身体日益差起来,但这种事情也羞于跟家里的亲人说,听闻每每娘家人去看她的时候,这位夫人总是痛哭流涕,而后身体越发的虚弱不堪。

这位夫人是以风寒之症太过严重不治而亡的,但何府的人说这位三夫人用的药并不是风寒之症的。

这些话真真假假的传了出来,一时间连这位何三夫人的娘家都惊动了。

能跟何府结亲,而且还是跟何府最有出息的何三公子成亲,这位三夫人的娘家也不是一般的人,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立时把何三公子告到了公堂之上。

京兆尹被惊动过来,把何府门前的人带走,连着其他人的状词就是三件案子,三件案子一起指向何三公子。

这样的案子,整个京城都惊动了。

皇宫的御书房面前,景王裴玉晟疾步赶来,待到了门外,平了平气之后,看向守在门外的内侍。

“父皇身边可还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