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骂的就是你!(1 / 2)

徐添当然要骂,这次从他来参赛就看出来了,金惠作协这帮人没有一个安了好心,处处刁难自己,处处玩阴招,要不是徐添灵机一动,差点就被他们给毁了名声,差点就被断送了艺人生涯,要是作弊的污点被安在徐添身上,他一辈子都洗不清啊,这是多大的仇?他自然要找回场子了

骂人?

我他妈又不是没骂过

直播怎么了?骂的就是你们

这时候,金惠作协副主席,地位仅次于涂方怀的林东不知什么时候从后台走出来了,听到徐添公然对他们作协开炮,顿时勃然大怒,也不管直播不直播了,他抢下来一个话筒就在台下和徐添扛上了,他也道:“徐添,你不是能对对联吗?那我也给你出一个题目,你给我听好了,两猿断木深山中,小猴子也敢对锯?”这个上联是有谐音的,“对锯”又为“对句”,这是在骂徐添

徐添乐了,这个上联他记忆搜索的时候恰好有,当即反击道:“那你也给我听好了,一马陷足污泥中,老畜生怎能出蹄”出蹄等同出题

“好”

“对的真漂亮”

“哈哈哈哈乐死我了”

“徐添老师神了啊”

观众们有人不禁发笑出声

林东:“……mn)*mn”

孟副主席对联的功力没有那么深,不然他早参赛了,所以他压根对不过徐添这厮,刚一出手就败下阵来。

但徐添没有放过他,“您既然出题了,那我也出一道题,一二三四五六七。”

咦?

这什么题?

楹联可很少有卡在七上面的,要出上联也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啊?怎么忘记了一个八字?

然后徐添看看他,“对不出来?那我给您一个下联吧,孝悌忠信礼义廉。

不对啊。

下联也不对啊。

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呢?耻怎么没有?

可在场哪里有傻子啊,有几个参赛选手琢磨了片刻,就瞠目结舌地分析出了这个对联的隐喻,“上联忘记了一个?下联少去了一个‘耻,?这是……忘(王)八无耻?我汗”

王八?

无耻?

林东肺差点气炸了姓张的你丫骂人?

男主持人汗流浃背,慌忙劝架道:“两位老师,两位老师,都少说两句,少说两句,摄像机还……”这就是文人啊骂人都不带脏字的

林东不管了,直接对徐添道:“这种场合,你公然辱骂金惠作协,辱骂我们作协的工作人员?”

你们还恶人先告状了?

你们还头头是道全是理了?

你们想踩我的时候就踩我我一反击你们又开始拿大道理压我?就因为你们是权威单位所以就全都占理?扯你妈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