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用意(1 / 2)

盛宠名门娇女 彦泽 2437 字 2019-04-02

父亲找她?林瑾初有些不明白,这都要开席的时候了,父亲找她做什么,但还是同旁边的林曼说了一声,跟着萍儿往外走。

宴席上男女宾分开坐,男宾就在相邻的一处大厅,林瑾初远远地瞧见男宾走动,不由扯扯嘴角,道:“真是父亲喊我来的?”

“……”萍儿也知道不大妥当,但实实在在是二老爷身边的小厮传的话,想来不会有错,想了想,提议道:“姑娘,咱们抄小路过去吧!”

自己家里,萍儿也是自小服侍她的,林瑾初倒没真怀疑什么,只是对父亲的意图倒是猜到了几分,到底点点头,同萍儿一道,抄了小路过去,不多时便到了那边的厢房,见到了自家父亲。

林远达见林瑾初过来,冲她招招手,示意她过去。林瑾初老实跟过去,只见林远达前头的窗户纸捅了个洞,还指了指小孔,示意林瑾初自己看。

见自家老爹这般模样林瑾初还真有些好奇,凑过去看,只见不远处桌前,一名胖乎乎的年轻男子捧着鸭头啃得正欢,林瑾初没有防备,一张血盆大口装入眼帘,吓得林瑾初差点惊呼一声。暗自拍了拍胸口,林瑾初站直了身子,忍不住瞪了亲爹一眼,转身往外走。

林远达还当女儿羞恼,自己看了一眼,那斯文青年端着酒站着,似乎是起身敬酒,仪态端方,不由添了几分喜欢。当下也不再看,起身追着林瑾初出门,走远了些,才问林瑾初,道:“那是你岑伯伯家的世兄,别看他文弱秀气的模样,去年刚刚考中武科探花,如今在巡防营当差……”

“……”原本被吓了一跳,如今亲爹还这般违心的夸赞,林瑾初有些恼羞成怒,道:“爹,你管那般模样叫文弱秀气?女儿一般叫做肥头大耳!”

女儿甩袖而去,林宏达懵在原地,不明白分明只比竹竿壮一些的青年,怎么在女儿眼里就成了肥猪,只得将目光落到没来得及跟上的小丫鬟身上。

萍儿收到了自家老爷的目光,犹豫了片刻,道:“姑娘大约看差了,刚刚袁家表少爷占了岑公子的位置吃肉呢!”萍儿落后了些,刚巧看见了袁从书与岑中伟换位子。

“……”袁家表少爷,加上肥头大耳,林远达立刻就对上了号,心里将袁从书骂了一回。

“二老爷,奴婢去服侍姑娘了!”萍儿小心翼翼地看了林远达一眼,瞧着自家姑娘走远了,忍不住有些着急。

“好,你同初儿好好解释解释,本官、怎么可能找个肥猪配我的宝贝女儿呢!”林宏达瞧着女儿走远,也不好追过去,只得吩咐萍儿去解释。倒不是他迁怒袁家人,实在袁从书打小就只长个头不长脑子,除了吃,就没什么能入他的眼,林远达倒是想给林瑾初挑个老实的,但绝不是蠢的。

“是!”萍儿答应着,连忙追上去。林瑾初走得快,萍儿追到园子里才追上人,正要说话,只见自家姑娘突然顿住了脚步。

林瑾初原本羞恼,走远了些便记起袁从书这号人来,回想起父亲介绍人姓岑,便知自己看错了,但那也没有折回去再看一眼的,便接着往前走,一时倒忘了去厅里吃席。才走没多远,只见林瑾夕背对着她坐在石桌前,不知在做什么,林瑾初才不想同她单独相处,准备转身折回去,正好萍儿赶了来。

不等萍儿说话,难得警觉的林瑾夕已经听到了这边的动静回过头来,见是林瑾初,林瑾夕有些慌乱,站起身道:“五、五妹妹,你来这里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