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小姐,节制(1 / 2)

对呀,如果不是这样,那么多受害者,她只带回了自己一个,还,辛有荣嫣的和她在一个房间,在一张床上,离这么近……

慕以言越想心跳的越快。

“好了,睡吧。”九欲揉了揉慕以言的脑袋。

慕以言:她的声音好温柔。

统子恨铁不成钢:见鬼的温柔,以后有你哭的!

一夜无梦。

黑色的丝绸纠缠着他的双腿,慕以言睁开朦胧的双眼,像个乖狗狗。

对上的就是九欲一双含笑的眼睛,刚才是不是他看错了,怎么会看见一双……像看猎物的眼神?

九欲撑着脑袋,柔声道:“醒了。”

慕以言的脸又不争气的红了。

“真爱脸红。”

明明是一句实话,他却听出了调戏的语气。

慕以言看见九欲要脱下睡衣,做起的身子噗地一下倒床,脸埋在枕头上,怎么回事,不就一个十岁的女孩,他至于吗?

九欲褪下黑色睡衣,换上一件黑色裙子后,拉开被子。

慕以言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窜了起来。

“过来。”九欲招招手。

慕以言乖乖地爬到床边。

九欲眼底眸色涌动,看着慕以言一点一点移到床边,浴巾经过一夜,加上现在他拱着屁股,将落未落。

九欲压下心底的躁动,她又发掘一个新的玩点了。

刚睡醒打开光屏的统子就听到了这么个惊世骇俗的想法。

噎了口唾沫,姓慕的,自求多福吧,我都希望你早点去世了,免得到时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

他还是去睡觉吧。

膝盖刚挨到床沿,突然身体腾空,下身猛地一凉。

他赶紧去捡浴巾,却被拦着了。

九欲将他公主抱到沙发上,慢条斯理地拿起衣服,帮他穿了起来。

——羞死慕以言的最后一根稻草降临。

慕以言羞着脸,心里却在想,主人好温柔,对他好好。

如果统子还没去睡觉,一定会赏他两个字——呵呵。

宗击等了一会儿,发现二小姐还没来,正准备去找人,一抬头,突然看见两个人牵着手走来。

他还看见那个男孩脸色羞红。

“二小姐,节制。”最终,千言万语至于此。

他们二小姐不仅枪法厉害,别的方面也厉害啊,看把人家男生搞的……

“带我过去。”

“二小姐,他……”宗击看向慕以言。

“他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是。”

慕以言:“他以后就是我的人了”,我是她的人了吗?感觉……挺好的呢。

他们来解决这件事之前,就已经安排好了,昨天他们住酒店之前,就把人关在一个地方,就等今天去审去幕后黑手了。

慕以言握着柔软的手,不发一言,心里像灌了蜜一样甜。

一切美好的不像话,似乎往日的黑暗只是他的错觉。

众人来到地下室,慕以言看着那些器具,心中震惊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