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四章脊梁(上)(1 / 2)

博城,为亳州的政治文化中心。

甚至可以这么说,樊城原本就属于亳州;可后来佛教繁荣发展,这才让樊城单独脱离了出来,成为了一个独特得存在。

后来樊城被湛胥所占,为了联合湛胥一同对付金乌一族,还割了与樊城毗邻的三座城给湛胥。至此,这樊城这才算是和亳州脱离了开来。

樊城位于圣朝的西北方向,周围除了衢州和蓟州之外,往北方而去,便是茫茫冰原。他们与通州之间,隔着衢州。若是早先在通州的布置能够成功,那么这衢州在樊城和通州的夹击之下,也必然成为湛胥的掌中之物。

但很可惜,他们失败了。

所以,只能靠柳承郎一城一城的打。

如今的湛胥,的确占了两三个州的地盘。只不过,不是朝着圣朝的方向扩张的,而是朝着北部冰原而去。

相柳一脉,喜阴冷。况且北部冰原地广人稀,想要拿下地盘自然不难。

神庙也懒得管这些事儿,反正只要贸易能够正常进行,要点地盘给就给了。反正这北方冰原和不似圣朝那般大地物博,气候宜人。

占领了一部分北方冰原之后,湛胥便觉得索然无味。想要称霸天下,还是得朝着圣朝来。

而亳州,便是他们的第一步。

这第一步,走的极其的顺畅,现在柳承郎就在城外驻扎,随时准备攻下这亳州的州府博城。

要是攻下了这博城,他们便立马让这博城成为北圣朝的首都。毕竟,樊城比起博城来说,还不算富裕。

柳承郎也不是没想过依样画葫芦,如同攻打前几座城一般,直接让博城投降。可当他把毒血营派进去之后,并没有得到之前的效果。

甚至,因为这博城中存在夫子庙,他还折损了几位渗入进去的毒血营斥候。

此时柳承郎坐在营地中,旁边的路子里煮着茶,茶水咕噜咕噜冒起了泡,他都犹然未觉,仍旧一脸愁容的看着这博城周围的地势图。

这博城,背靠大山,左面也是大山,山势险峻;而右面则是一条浩浩荡荡朝着南方而去的大河。这典型的易守难攻的地势,而且最让柳承郎头疼的是这博城的太守,叫方儒鸿。

方儒鸿,有名的大儒。不仅在学术上颇有成果,注解了不少以前的典籍,治理亳州也是一把好手。

当初除了樊城之外,亳州在他的治理下,可谓是蒸蒸日上。此人在整个圣朝的西北方,都有着极为显赫的名声。

就算是夫子庙的修行者见到了他,都会恭恭敬敬的叫一声“方先生”。

方儒鸿如今已到了知天命的年岁,可对于这些局势的敏感度却一点儿也不比年轻人低。自打北圣朝建立之后,他便下令死守严防,要不然也不会在三座小城里各自安排一位将军守城。

而且,他还写了不少文章,怒斥轩辕仁德。

虽然他不知道轩辕炽之死有轩辕仁德的影子,可轩辕仁德嫉贤妒能,反叛的事儿也是罄竹难书。这位老爷子文采不错,单独这两件事儿,都足够他写好多文章了。

好在轩辕仁德没看到这些文章,他在樊城可憋屈了,每天帮裂天和湛胥端茶倒水,压根没工夫搭理这位大儒。要不然,非得被这位大儒气得吐血。

当柳承郎来到这博城之后,便率先对这位老先生进行了劝降。

结果自然可想而知,柳承郎收到了一片文章,这文章洋洋洒洒数千字,将他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若只是被骂一顿,柳承郎自然不会这么头疼,最主要的还是这位老先生可以称作为一位儒将。

他尝试过攻城,搭上了云梯,准备强攻。可这位太守,早就囤了不少水火油,只要他们一搭起云梯,他便往云梯上倒水火油,随后点火。

这些轻步兵,虽然都是汇溪境,可修为是强行用药物提升上来的,加上身上的铠甲,让他们难以御剑飞行。和人族步兵比起来,他们的确强。可若是攻城,再加上水火油的限制,他们就完全没了优势。

攻了几次,都被挡住了。

而且,根据毒血营来报。城中的水火油充

(本章未完,请翻页)

足,就算是守三个月都足够。

最让湛胥头疼的是,即便他想擒贼先擒王,派出了水云间去把这位太守抓来,也失败了。

城中出现了一支长安军,里面有不少修行者,即便水云间派出了大宗师,同样被长安军里的人给拦了下来。

说实话,柳承郎不是没想过强攻,若是把重步兵全部调来,也能攻下这座城。但他怕,怕双方伤亡惨重,怕大动干戈。

他可以去找开天境来攻城,但这样,同样会引来开天境。到时候,胜负和伤亡都不是自己能够掌控的了。

柳承郎想得太多,大军立马被挡在了这博城之外。

最让柳承郎担忧的是,越拖下去,对他们越发的不利。

毕竟这博城可以从其它城调粮食,身后圣朝的资源不是樊城能够比拟的。除非拿命拼,不然真没机会。

而且,方儒鸿老先生具有很强的号召力,只要他振臂一呼,立马就会有不少人前来援助博城。

柳承郎没办法,这座城本就易守难攻,加上这城内有充足的水火油和石头,想减少伤亡的攻下那是不可能的了。

不过好在柳承郎也不是没法子,他每日就是带领士兵去城前对骂。他自然是骂不过方儒鸿老先生的,毕竟他是人族,而且心里有愧。他让妖族去叫骂,只不过这些人没啥文化,骂起人来也不如守城士兵。甚至偶尔方儒鸿老先生也会来到城墙之上小试牛刀,有时候妖族骂不过,便假装攻城。城内也会有守军出来厮杀,可每次妖族在柳承郎的指挥下,假装打败而逃,希望引蛇出洞,随后聚而歼之。但这城内士兵都不上当,从来不追。

博城,就和乌龟壳一样。

在博城熬了一段时间之后,柳承郎只能暂时的放弃这地儿。只不过,他自己仍旧和方老先生对峙,只不过他把毒血营还有水云间都交给了陶悠亭。

陶悠亭学了一段时间兵法,虽然做不动融会贯通。但根据柳承郎之前的调查,依照各个守城将军的弱点不战而屈人之兵,倒不是什么难事。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为了战争,柳承郎和湛胥早就把这亳州大将们的弱点都摸清楚了。

有好色的,有好赌的,甚至还有做生意的。即便没什么坏癖好的,也有喜欢书画,喜欢名剑之类的。

有了这些东西,陶悠亭便如法炮制,要么投其所好,要么直接让毒血营上,或者让水云间去。能威逼利诱就威逼利诱,实在不行就杀两个他们在乎的人。如此一番下来,陶悠亭反而连战连捷。

每次都是不战而屈人之兵,柳承郎给她的轻步兵,只不过是为了接管城防而已。

仅仅用了一个月,除了博城之外,整个亳州全部沦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