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滚烫的两颗心咚咚直跳,越靠越近,直到不分彼此,直到天地间只剩下无穷无尽

的爱与缠绵。

我们忘情的吻着,炽烈如日核的温度,我们的紧紧的纠缠着,从小床的这一

头滚到那一头,我们相互探索,不断的深入,她的香舌灵巧的深入,清香四溢,

我热烈的回应,她欲罢不能,我们在小小的床上尽情的起转承合,深情的吸吻,

都舍不得离开对方。

我和许幽兰滚过来又滚过去,滚过去又滚过来,小小的床那经得起我们这般

折腾,突然「哐啷」一声响,小床塌了下去,被弄疼了的许幽兰,一拳重重的打

在我肩膀上,「都怪你……看床都弄塌了,你叫我怎么有脸见人啊?」

我静静的注视着许幽兰,充沛的雨露滋润过后,那张美绝人寰的脸更显娇艳

欲滴,我轻轻的抚摸她光滑如绸的肌肤,充满了无限的怜爱,就是这具白里透红

温柔细腻的躯体,给了我无限的欢愉,也让我久闭的心房门窗洞开,承受久违阳

光的肆意照耀,焕发出无穷的生机与活力,一切都变得有了意义。

激情过后,即使床都塌了,我和许幽兰仍不舍得离开对方,她紧紧的靠在我

怀里,小脸一次又一次在我脸上蹭着,阵阵幽香,如兰似麝,她的手还在我未软

下去的长物,一次一次的轻轻捋着,怀中玉人幽幽的道:「今后这东西就归我一

个人管了,你可舍得?」

「舍得,有舍才有得,舍得,就归你一个人了。」我温柔的说道。

「我也是你一个人的。」

许幽兰靠得我更紧了,鼻息喷出的热流就在我的脖颈上,引起一片意乱情迷

的瘙痒……

就在我和许幽兰还在恋恋不舍的时候,突然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响起,接着虚

掩的小屋的门被一脚踢开,闯进了十几个人,满满一屋子的人,众目之下,是我

和许幽兰慌乱的用被子遮掩身体,一阵手忙脚乱,遮了上面露了下面,盖了下面